What You Eat Matters – 2018 Documentary H.O.P.E.

What You Eat Matters – 2018 Documentary H.O.P.E.



“这部重要的电影强调了我们所必需作出的选择, 以帮助保护这座星球和其上的所有生物。”
— Paul McCartney 我能带给大家的一个最重要的信息是 所有观看这部影片的观众都要记住 你们是能够创造不同的。 你们作为一个单独个体是能够创造不同的。 你们每天所做的都在影响着 这个世界每天所发生的。 你们的生命很重要,你也很重要。 所以,请勿虚度生命。 FME媒体呈现 Nina Messinger的一部电影 H.O.P.E.
你吃什么很重要 “以食物为药,以药为食物。”
–希波克拉底 不幸的是西方饮食习惯 与一些重大疾病的发展 密切相关 心脏病、癌症、糖尿病、 肥胖症,如海啸般席卷了我们。 心血管疾病 是人类健康的头号杀手, 全球每年有超过1700百万人 死于心脏病或者中风。 癌症病例的数量急剧上升, 四分之一的男性 和五分之一的女性都死于癌症。 糖尿病也日渐风行, 已经有二分之一的欧洲人 和美国人都有超重问题。 几乎所有的专家都认为 导致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其实是我们的生活方式。 而生活方式 能够导致出现这些疾病的主要动因是, 我们对动物营养的过度依赖。 我认为人们应该意识到
T. Colin Campbell教授 – 美国营养生物化学专家 西方饮食习惯中对动物性食品、 加工食品、蛋白和脂肪等等的过多摄取, 与疾病的产生是密切相关的。 大家必须知道这个事实。 如今,人们对营养学 了解的更为彻底,无论是在理论上、 实践上,还是在日常生活中, 我们陷入了一味的追求。 我们对着速食餐、自助餐、 快餐等等,大快朵颐。 而这些食物里往往都含有:肉类 以前,肉类是富人的食物, 普通百姓基本没法吃肉。 后来,每周一次–礼拜天烤肉。 现在,我们都能够像国王和王子一样生活了。 最少,在金钱上是这样。
但是,在健康上,我们无法承受。 无视各种警告 我们吃的肉越来越多, 变得无肉不欢。无论是一日三餐,还是宴请宾客 或是休闲娱乐,它已经成为我们饮食习惯的一部分。 因为它是传统,价格低廉, 而且口感较佳。 过去65年,我的饮食是典型的SAD饮食, 即标准美国饮食。 我对鸡鸭鱼肉一类味道好的食物 趋之若鹜。当然还有大量的黄油。 2010年,66岁的Sharon Kintz 在经历一次戏剧性事件后, 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饮食习惯。 当时我已经被诊断出 患有高血压,这个我已经知道了, 但突发心脏病却是我始料未及的。 之前唯一的前兆 就是双臂无力、下颌疼痛, 并且特别容易疲惫。 这场疾病让Sharon Kintz 不得不住进重症监护室。 在经过心脏导管插入术后, 发现一条动脉已经100%堵塞。 另外两条分别有65%和75%的堵塞。 所以除了开心手术外, 我基本没有其他的选择。 考德威尔·埃塞斯廷 是心脏病领域的专家, 享誉世界的外科医生和研究者, 也是美国最顶尖的医生之一。 如今,这位年高82岁的专家, 在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医学中心养生学院 领导着一项心血管疾病预防与逆转项目。 上世纪80年代,埃塞斯廷博士已经开始 质疑心脏病的治疗方法。 这些方法通常只针对症状, 并没有消除根源。 通过深入的研究,他总结得出 心血管疾病是由饮食习惯导致的。 在谈及心脏病病因时, 不要将原因错误地归结于基因, 或者简单地归结于患者的年龄, 又或是运气好坏, 心脏病属于食源性疾病。 现在我们知道,每当食物 通过舌尖进入我们的身体, 就会进一步影响内皮细胞 分泌一氧化氮的能力。 内皮细胞 对我们的血管和心脏至关重要。 它们衬贴在我们的血管上, 释放具有保护作用的一氧化氮。 一氧化氮具有很多强大的功能, 它能够保持血液流动顺畅, 是人体里最有效的血管扩张剂。 此外,它还能预防高血压。 因为它能够有效抑制血管壁 硬化、发炎或增厚。 最重要的是,充足且正常数量的一氧化氮 能够防止 血栓或传染病的发展。 科学家们已经得知,心血管疾病 是由内皮细胞的逐渐损伤而开始的, 这正是之所以需要重视饮食的原因。 过量食用动物性食品 或加工食品会对我们的内皮细胞造成损害。 经常食用这些产品 会日益降低 血管内一氧化氮的释放量, 导致血管发炎、 硬化和变窄, 继而产生危及生命的后果。 比如心脏病病发或中风,或导致动脉硬化。 这里给大家展示了 血管发炎时的情况。 基于多年的潜心研究和个人经验, 埃塞斯廷博士已经获得确凿的证据, 表明植物性饮食不仅能 预防心脏病的进一步发展, 还能够逆转它的影响。 右边的第一点 埃塞斯廷博士的项目 已经成功地治愈了数百位患者。 这个项目倡导的是低脂肪、纯植物性饮食。 它能维持我们的生存能力。 当你愿意花时间和耐心 让患者了解背后的科学原理后, 他们就会真正意识到, 这些疾病是由自己所吃的食物导致的。 随后他们会突然意识到, 你让他们对阻止疾病的进一步发展充满希望。 他们不必依赖于心脏病医生 或者是一台手术, 或者一种副作用较大的药物, 他们能够自己去战胜病魔。 在埃塞斯廷博士的帮助下, Sharon Kintz也彻底调整了自己的饮食结构, 放弃食用所有动物产品。 她没有采纳医生的建议 去做心脏手术, 转而决定使用食物作为药物。 在坚持四周后,我的双臂 和下颚都不再疼痛了, 整个人也更有精神了, 所以我很重视埃塞斯廷博士的项目。 在Sharon Kintz第一次被确诊时, 她几乎无法走路。 接受埃塞斯廷博士将近两年的治疗后, 她又重新恢复了健康, 并且她还实现了自己的一个梦想。 2012年,在她68的时候,她成功地参加了 人生中的第一次半程马拉松。 我知道,人们对时间的概念比较模糊, 但这可关乎你自己的健康。 如果你想要健康长寿 为社会做贡献, 那么,你就必须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 在我看来,必须要食用植物性食物。 我们也食用了太多牛奶。 市面上的乳制品越来越多, 但这些产品真的适合我们吗? 毕竟世界上有将近75%的人, 还有20%的欧洲人都是乳糖不耐受的。 换就话说,就是无法正常消化乳制品。 乳制品不含复合糖 或粗纤维,而且维生素含量很低。 相反,它们却含有大量饱和脂肪、 胆固醇和动物蛋白。 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 大家都会拿乳制品来喂养我们, 确保我们每天都能喝一杯牛奶。 然而,科学研究 已经推翻了这种观点。 优秀的研究者们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证据, 比如T·柯林·坎贝尔。他清楚地指出,酪蛋白 即牛奶中的主要蛋白 是刺激癌症发展的最主要因素之一。 T·柯林·坎贝尔 是享誉世界的营养学家, 在经过一系列的试验后,他证明了 动物蛋白尤其是酪蛋白, 能够刺激各个阶段癌症的发展。 在试验中大鼠被注射了致癌物质, 之后一半用富含5%酪蛋白的食物喂养, 另一半用20%。 20%相当于 西方饮食中酪蛋白摄取量。 用富含5%酪蛋白食物喂养的大鼠 并没有出现癌症继续发展, 而用富含20%酪蛋白喂养的大鼠 癌症发展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坎贝尔教授又深入地做了一项实验, 每隔三周他都会改变大鼠的饮食。 我们又做了这样的一些研究, 我们用20%酪蛋白喂养, 让大鼠身上的癌症开始发展, 然后再换成5%,癌症不见了。 再换回20%,它又回来了。 换成5%,又不见了。 所以,只要通过变换酪蛋白的摄取量, 就可以控制癌症的发展。 这些研究成果 在人类身上也能得到一定佐证。 我们知道各种饱和脂肪 和乳制品中的酪蛋白 能够加快和诱发心脏病。 还有老年人群中常见的骨折问题, 癌症日益频发, 心脏病和骨折问题也越来越多。 由此可见,乳制品真的应该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 有很多争论,说没有牛奶我们就无法摄入足够的钙。 钙对于骨质稳定至关重要,
据称可防止骨质疏松症。 但是,对根本不饮用任何牛奶
或奶制品的人群测试表明, 他们的骨质疏松症
发病率要远远低于我们。 另外,已经有证据表明, 乳制品带有一定程度的过敏性质, 它往往与过敏有关, 要么直接相关, 要么增强了其他过敏源的作用。 所以,我们会看到青少年时期的男孩们 会遇到皮肤问题,比如说粉刺等, 原因大多与食用乳制品有关。 只要停止食用,问题就会消失。 乳制品也与偏头痛有关。 很多人都有偏头痛, 这是一种过敏表现, 和粉刺一样,是一种过敏表现。 只要停止食用乳制品,症状就会消失,效果非常明显。 很多时候我并不愿意这样说, 因为我是在乳牛场里长大的, 经常做挤牛奶这样的工作。 之后当我离开家乡读书,开始写博士论文时, 我的论文就是基于促进和提高 牛奶食用量这种想法的。 所以我对于乳制品的各种消极观点, 并不是出于任何意识形态或任何个人原因, 而是参照证据和数据来说的。 证据和数据表明如此。 过多食用动物产品 比如肉类、鱼类、乳制品 还有蛋类,给我们的身体施加了负担。 这也是法兰克福医生Lothar Wendt 在他的研究中所发现的。 1949年,我父亲Lothar Wendt最先 提出了”蛋白质储存疾病”的概念。 之后,我们继续对这个概念进行研究。 这个理论的核心是, 每餐吃肉太多会导致疾病。 T·柯林·坎贝尔 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他在营养研究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长达四十余年,在80年代和90年代 他指导了中国-康奈尔-牛津项目, 也就是人们熟知的中国健康调查。 这是迄今为止,生物医学研究史上 最全面的营养调查。 它证实了坎贝尔的理论。 我们倾向于摄取蛋白质, 这就意味着我们要食用肉类。 因为那样会使我们变得强壮, 使我们变得健康。 这种观点延续了很长时间, 但现实是,我们在饮食中 加入越来越多的蛋白或肉类后,疾病开始显现。 中国健康调查 以及其他众多研究 都表明了一个事实, 动物产品食用量越高, 心脏病、癌症、糖尿病 和其他无数慢性疾病的发病率就会越高。 即使少量的动物产品, 也会对我们的健康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 现年53岁的电气工程师 Arthur Soteros 也成为了自己饮食习惯的受害者。 大量食用肉类、鱼类和乳制品, 由此产生的后果深深地困扰着他。 我第一次遇到健康问题大概是在20年前。 大约20年前,大概是30岁或者32岁的时候, 我被诊断出患有两种糖尿病。 大约10年后,糖尿病又转成了心脏病。 第一次心脏病发作是在42岁, 尽管所表现的症状只有心脏灼烧感, 但结果却是血管堵塞。 到了急诊室后,我被确诊为血管堵塞, 需要做干预手术搭支架, 这是我第一次心脏病病发。 支架是一种 旨在保持血管畅通的植入物。 Arthur Soteros的体内需要植入5个这样的支架, 他多次感到胸部疼痛 和血管收缩。 最后,需要做双冠状动脉搭桥手术。 当时医生告诉我,做了搭桥手术后, 在至少长达10年的时间里, 我不会再有任何心脏疾病。 但事实并非如此, 手术后大约一年左右心绞痛又回来了。 结果发现搭桥手术中 所用的静脉移植物又被堵塞了, 需要再搭一个支架。几个月后, 又需要再搭一个支架,直到需要搭支架的频率 变成只有每两周一次。 血管堵塞的快速复发 让医生们束手无策, Soteros只能绝望地离开医院。 我哭了,哭的像个婴儿, 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去死, 我祈求上帝能带给我其他选择, 我想是上帝挽救了我。 上帝出于怜悯和恩典, 给了我其他的选择, 并且直接把我指向了 植物性饮食的方向。 通过教会的一名成员 Arthur Soteros了解到了埃塞斯廷博士 和他的营养疗法。 他咨询了埃塞斯廷博士,并在博士的帮助下 重新调整了自己的整个饮食结构。 在这之后30到40天里, 我心脏病期间反复经历的心绞痛 和面部麻木等症状 都消失不见了。 遵循这种植物性饮食, 从那时开始。 大概四到五个月时间后, 我到心脏病医生兼家庭医生那里去做复查, 这位医生一直都有监测我的糖尿病情况, 他说我的糖尿病也消失了。 然后相同的时间段里, 也就是2010年10月份,我到验光师那里 做一些处方眼镜检查。 他们看着我说,为什么你要戴这种东西, 你只要戴老花镜就可以了。 在糖尿病逆转后, 我的视力也变得更好。 Arthur Soteros的心脏问题 已经消失了, 他的验血结果一切正常, 他已经能够大量地减少药物用量了, 并且他也减去了20公斤的多余体重。 [Arthur] 现在我53岁,但我感觉比30岁时的状态还要好。 这些年来,我有很多学生、 很多同事、充足的资金, 去做各种研究。 我发现我早期的观点是错误的, 饮食中动物性食品比例过高是有问题的, 加工食品比例过高是有问题的。 这种问题表现在各个方面, 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养成植物性饮食习惯, 就是这么简单明了。 当人们采取这种方法后, 不仅能防止疾病的进一步发展, 还能治疗已经存在的疾病。 2016年,我诊断出肺癌晚期。 癌细胞已经转移到淋巴节, 肿瘤和淋巴节一起都被切除了。 医生建议我化疗,我拒绝了。 后来,我咨询一名医生, 他建议通过植物膳食进行恢复。 我听取他的建议。现在,我体内已没有癌细胞了…… 因为我停止吃肉类制品, 我更喜欢素食产品。 但是不仅如此,基本上是没有杀虫剂、自然的植物食品、 蔬菜、水果和其他食品,没经过加热…… 并且,因此我获得了大量的营养素。 因此在我看来,这就是我治愈癌症的原因。 我的妻子凯伦 被诊断出患有一种严重的癌症,黑色素瘤三期。 她拒绝了接受化疗, 也拒绝了手术, 开始严格恪守植物性饮食习惯。 现在九年过去了,没有任何问题。 植物食品非常有益…… 因为其含有动物产品所不含的特定物质 例如,膳食纤维或植物化学成分。 如其名字所示,这些物质由植物合成。 现在我们知道,尤其是植物化学成分…… 对我们的健康有非常好的作用。 植物性食物能给予我们 足够的蛋白质和健康的脂肪, 它们富含复合糖 和抗氧化剂以及某些维生素、 微量元素和酶。 植物性食物 包括了人类健康饮食所需要的一切。 普遍的问题是:这些对我们健康至关重要的产品。 例如,肉类、牛奶和鸡蛋, 人们从上面赚到很多钱。 并且,这些公司和企业希望获得利润。 他们希望销售尽可能多的产品。 在另一方面,没有利益群体的 议程是保持人们身体健康的。 保证人们身体健康,谁能从中获益呢? 没有! 医疗行业赚钱…… 是通过患者治疗来赚取利润, 医疗行业只能从生病的人身上赚钱。 医药行业是要从生病的人身上赚钱! 不难看出,我们有支持 畜牧业、蛋业和乳业发展的 一个巨大的产业, 产业规模非常大。 但不幸的是, 产业的影响已经渗透到了学术界, 也渗透到了政府部门。 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我就在学术界, 这是我毕生所做的。 我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可能他们会花钱 去做一些研究。 另外,在政策领域, 我在国家政策的制定上花费了大约20年的时间。 我是政府专家小组的成员, 我们做过一些研究,成立了委员会。 但遗憾的是产业的力量是如此强大, 很多时候他们能够控制 委员会所做的一些决定。 他们能付给政治家们的资金太多。 所有这些可能合法, 但是对消费者不公平。 实际上,我是被典型饮食习惯养大的。 大约22岁的时候,我成了一名素食主义者。 五年后,在我27岁的时候, 我完全改成了植物性饮食。 这个习惯已经坚持了33年,我现在60岁了, 过程非常精彩。 我感觉好极了,充满了活力。不光只是我, 我所知道的长时间坚持 植物性饮食习惯的许多人,身体状态都很好。 – 健康领域颠覆性的革命, 从来都不是在发明新药品或新药物时发生的, 也不会在发明新方法 或者新手术时产生。 但当医疗行业的人们能够与公众分享, 哪一种生活方式 能够保护他们,让他们远离常见疾病和致命疾病时, 就能引发健康领域的颠覆性革命。 而这时我们首先必须要做的 就是向他们介绍 植物性营养。 “地球足以满足每个人所需,但是满足不了每个人的贪欲”
–甘地 越来越多的人…… 消费越来越多的动物制品,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能吃得起肉了。 在20年后,会有很多人,地球上会有很多人…… 他们将没有足够的食物。
然后,我们会把地球吃光。 全球人口总数量 将在2050年达到90亿, 全球牲畜数量将翻倍涨到500亿, 我们的地球将会拥挤无比, 这一点已在全球农业报告中证实。 我们当前的农业形式正在破坏我们生存的方式, 毁坏土壤,榨干地球。 我们真的吃太多肉了! 肉类食用量的不断增长 加剧了气候变化和物种灭绝, 污染了我们的土壤、水和空气, 刺激了全球饥饿的蔓延, 而从充满味觉诱惑真空包装的肉制品中, 我们并不能看到这一点。 – 地球上的大部分谷物 都不是为了人类食用而种植的。 – 我们要种植能够足以喂养所有人的食物。 问题是,我们把大部分这些谷物 和豆科植物,比如大豆 喂养给了动物,而与此同时人类还在被饥饿困扰。 全球有18亿人正在饱受饥饿, 每六秒钟就有一名儿童死于营养不良, 每天约有15,000名儿童。 这样的贫穷不是由穷人造成的,而是由富人造成的。 在美国只有2%的大豆 是被人类所食用的, 大约70%用于动物喂养,另外的28% 用于生物燃料也就是大豆制成的柴油。 所以这满足了人们对利润的饥饿追求, 而不是用于解决人类饥饿问题。 全球约有10%的玉米 用于人类食用,大部分玉米 都被用来折磨动物。我没有说喂养动物, 因为动物们并不想被喂食玉米, 这并不适合它们的消化系统。 所以我们正在谈论的是一个 以喂养人类的名义在地球上制造饥饿的系统。 目前全球谷物产量的三分之一 都被用于喂养动物, 然而工业化国家已经无法再生产 如此庞大数量的饲料。 因此欧洲已经开始进口3/4的动物饲料, 其中仅大豆一种就有3500万吨。 主要从南美洲国家进口。 用于种植这些饲料的土地并不是空地, 而是宝贵的雨林, 被迫种植和出产, 供应给农业公司的单一作物。 越来越多的人想要食用肉类, 对它的渴望越来越大, 对尽量花费更少的钱去食用肉类的渴望也越来越大。 由此产生的一件非常令人震惊的事情就是, 它对环境造成的可怕影响。 整个森林被砍伐用来放牧牲畜, 或种植谷物饲养牲畜, 这对环境产生了无比巨大的影响。 正是由于这种做法 导致过去二十年里, 亚马逊盆地世界最大的雨林里有20% 都被永久地破坏了。 从全球范围来看,滥伐森林不可避免地导致了 每两秒就会有足球场大小的区域被破坏。 尽管热带雨林 是地球上最宝贵的资源之一, 其他地方都没有如此丰富的物种多样性, 而且这些森林可以作为巨大的二氧化碳库 起着稳定全球气候的作用。 这让它们比肉类更加珍贵, 对于肉类对气候的影响,有大量的统计。 例如,一公斤牛肉…… 大约会产生12/13公斤二氧化碳。 相比之下,如果是一辆经济型轿车…… 我可以行驶大约100公里, 才会产生一公斤牛肉当量的二氧化碳。 禽肉和猪肉也大致如此。 大约50公里等于1公斤猪肉或禽肉, 如果是蔬菜,比如600克 就只等于几公里。 这里面存在着对气候的巨大损害…… 其来自畜牧业,或者来自我的肉类消费。 为了保护环境,当然我应该少开车, 但是,也应该少吃肉。 – [旁白] 肉类和乳制品行业 众多副作用中, 也包括产生甲烷气体。 它主要源自 牛等反刍动物的胃中。 专家估计,甲烷对气候的有害程度 要比二氧化碳高25倍。 比甲烷更令人担忧的是一氧化二氮, 它比二氧化碳的危害性 要高近300倍。 它是在合成肥料的使用过程中释放出来的。 这些以及许多其他的因素,都促使动物农业 成为气候变化的催化剂。 相关的报道越来越多,世纪大干旱 或是世纪大洪灾,世纪暴风雨 又或是冰川和极地的逐渐融化等。 集约化畜牧农场不仅臭气熏天, 它所产生的粪便 也在污染着我们的土壤。 每生产一公斤肉, 就会产生大约6公斤的泥浆。 除此之外,泥浆会释放出氨气 污染大气环境, 并对土壤造成长期的破坏。 不仅如此,泥浆及其硝酸盐 也会威胁到我们的饮用水。 我们需要用大量饮用水 来生产动物产品, 每生产一公斤鸡蛋需要3,300升水; 每生产一公斤鸡肉需要3,900升水; 每生产一公斤猪肉需要4,800升水; 每生产一公斤奶酪需要高达5,000公升水; 最令人惊讶的是 每生产1公斤牛肉则需要15,500升水。 而植物所需要的用水量会相对较少, 培育一公斤谷物 需要1,300升水; 培育一公斤土豆只需要900升; 而培育一公斤苹果 只需要700升。 – 整个肉类产业 如今已经成为地球上的丑闻。 它不应该以这样的形式存在, 强迫大家去破坏地球资源, 是对地球的一种犯罪, 也是对我们身体的一种犯罪。 因为我们的身体不是为这种饮食习惯而设计的, 所有这些加在一起导致了生物灾难。 生物多样性灾难、水灾、 气候灾难和健康灾难。 我们为我们自己所创建的这种农业形式, 基本上在过去50多年 都无法维持这种形式,无法有效运行。 任何有想法的人, 能够看到或听到的人都知道这一点。 并且你觉得奇怪:为什么没有任何变化? – 我们被灌输着这样的观点, 那就是:肉类饮食优于植物性饮食。 一个被医学专家揭露了 无数次的谎言。 那么,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呢? 我们需要恢复农场的多样性, 需要恢复农场的和谐性, 我们要庆祝多样性, 与农民合作,了解我们的农民。 我们要开始意识到 食物是维持世界运行的东西, 食物是世界的能量。 我们要清楚地知道我们应该处于生态链的哪一个位置, 从而不会再创造伤害。 我们要减少伤害, 在我们庆祝的过程中, 食物即生命,生命即食物。 住在上奥地利周的兰格霍斯特一家 通过其生活方式,向大家展示了 摒弃单一种植和集约化畜养的耕作方式。 他们已经运营一家 混合种植和永续栽培的纯素有机农场。 长达40多年, 他们种植蔬菜、水果、浆果和坚果, 不使用动物肥料和化学肥料, 而使用绿肥、植物堆肥、 石粉、覆盖物和木灰。 基于植物的农业已向我们展示…… 我们可以通过小农场活得很好,无需大农场。 我们仅种植了3.5公顷, 但是作为全职农民,我们很感恩…… 感恩能够在土地上耕作并养活家庭。 如果你希望践行环保的膳食方式, 你应该坚持植物性食物, 并且选择本地、应季和有机的产品, 这样才是其中之道。 大自然向我们展示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我们的个人问题 以及涉及整个世界大环境的问题, 我们只需要采取行动即可。 [Shiva博士] 如果从人类的可能性 人类的智慧 人类对良好食物的渴望来看的话, 我认为我们的可能性非常大。 我们都能养成一个良好的、 健康的、有机的和以植物为基础的饮食习惯。 “除非人类对所有活着的东西心存怜悯,否则他们都无法找到安宁。”
–Albert Schweitzer 我们都憧憬着浪漫的农村生活, 动物们欢快地生活在 大自然母亲提供的健康环境里。 这种情况下,真的能让人产生把肉送到餐盘的想法。 但现实并非如此。 在古时候,一个农户养10头猪。现在,他们可以养上千头。 这意味着,这里已经不存在与动物的联系了, 完全就是一种商品。 如今,肉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便宜, 成了一种廉价产品。 大约98%的肉类都来自工厂化农场, 那里的环境糟糕的无法想象, 产业这个术语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 摧毁了人们对生活的美好向往。 在集约式动物养殖行业…… 动物不再是一个个体, 而是纯粹的生产货物,就像罐头、 零备件或者拿来用的东西…… 其目的在于实现最高的经济利益。 鸡本身就是喜爱社交、 好奇和聪明的动物, 但在无情的工厂化农场里, 它们的生活变得短暂而痛苦。 小鸡不是在鸡窝里孵化的,而是在孵化器中孵化, 在它们能够站立时就会被分拣、 注射疫苗、打包并送到巨大的饲养场里。 在这些动物监狱里,它们在有限的时间里 达到屠宰重量,终日不见阳光, 处在极其拥挤的条件下。 一只鸡的正常寿命能达到20年, 但肉鸡只能活42天。 在这个短暂的生命周期里, 它们必须长到大约两公斤。 任何有机体都无法承受如此残酷的快速生长, 这些鸡长得如此快…… 但是它们的骨架长不了那么快…… 并且鸡,还有火鸡 最后只能趴在地上, 因为它们的腿支撑不了增加的重量。 有些鸡并不能 在这种不正常的生长速度下存活, 它们的身体无法支撑它们走到饲料槽和水槽, 还有一些死于心血管疾病频发。 它们成了压力或同类相食的受害者, 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在吃肉的时候 并不知道的事实。而售肉餐厅 也乐于将这些事实隐藏起来。 这是一只母猪, 这种智力水平很高并且极为敏感的动物, 在猪舍里度过了它的大半生。 这里的笼子几乎比它们的身体大不了多少, 没有稻草,它们只能躺在混凝土地面上。 在所谓的猪笼内,行动受限…… 只能往前移动20-30厘米…… 或者往后30-40厘米。 它们可以躺下,但是无法转身。 在现代集约型猪场,母猪并没有
处于”天堂”般的环境,这点毋庸置疑。 在自然环境下,母猪会为它们的后代 搭建又大又软的巢穴, 而在工厂化农场里这根本不可能。 母猪被关在所谓的”妊娠箱”里, 空间极其有限,它们不能保护 也不能照顾自己的幼崽, 出生后不久仔猪的尾巴 就会被截断,以防止互相之间咬噬。 此外,雄性仔猪也会被阉割 摘除睾丸, 没有任何止痛措施, 因为一个物体的疼痛并不重要。 许多动物天生羸弱、残疾或患有疾病, 让它们活着并不”经济”。 它们的命运就是面对残酷冷漠的死亡。 在拥挤的空间里,难以挪身的母猪 有时会把自己的猪崽压死。 三周后这些仔猪 就要和它们的母亲分开。 紧接着就是接受饲料喂养和长膘, 尽管猪的寿命能达到25岁, 但它们在幼童期时就会被屠宰寿命只有六个月。 它们在狭窄的空间里度过了短暂的一生。 欧盟规范要求为体重达110公斤的猪提供的最小面积 仅有0.75平方米, 多达10%的动物 都无法在这些条件下存活。 尽管如此,只有少数人愿意放弃食用 猪排或炸肉排。 牛的情况也不尽乐观, 很多牛在狭窄的牛栏里度过了一生。 一些幸运儿则会被关在露天围栏里, 而很多牛都是被栓在牛栏上的, 往前一步或者往后一步, 这就是它们所有的行动自由。 寿命周期长达30年? 这对产业时代背景下的这些牛来说只能是梦想了。 现在…… 有很多规模巨大的养殖场, 并且它们的规模继续扩大。 如果奶牛生病了,没有人会知道,除了挤奶机器人, 它会探测到牛奶产量下降了, 或者机器检测到奶牛没有吃完饲料。 并且,它也只能报告说一头或者多头动物生病了。 感染是工厂化农场里 最大的问题之一。 拥挤的环境促进了细菌的快速传播, 过度繁殖、卫生条件匮乏、 忽视自然需求,给动物们的健康 带来了巨大的负担。 工业肉制品生产商唯一知道的解决方法 就是大量给服药物。 多达四分之三的抗生素 都流向了工厂化农场。 工业化农场的系统非常恶劣,所以需要抗生素。 如果你不用抗生素,大量动物会生病然后死掉。 所以,整个系统已经完全不行了。 抗生素在工业化农场的常规和不当使用 形成了很大的健康风险, 不只是对动物来说, 因为越来越多的细菌菌株都变得具有抗药性, 使抗生素的作用大打折扣。 如果这种耐药性细菌被人类所感染, 那么我们也会生病。 但通常药物已经无法再起作用。 全球范围内已经有超过700,000人 死于感染,因为他们感染上的细菌 已经对抗生素产生了耐药性。 这些动物不仅在身体上受到了影响, 工业化养殖的各个层面都给它们带来了伤害。 从人类开始对动物实施残暴行为开始…… 就从来没有达到过我们今天的这种程度。 无论在数量还是严重程度上,都是如此。 – 我曾经在集约式农场 见过用这样的方式蓄养猪,我被深深地震惊了! 我感到不可思议, 人怎么会这样对待动物, 把它们视为没有情感的物体。 很多人告诉我, 这些动物是被饲养用于食用的,所以没有问题。 但事实并非如此。 – 虐待动物的情况,在科学研究、 教育、马戏团、牛仔竞技表演 和动物园里都屡见不鲜,但工厂化养殖是最糟糕的。 如果你把我们给动物造成的所有痛苦都加起来, 工厂化食物处理所带来的痛苦和折磨 要远远大于 所有其他痛苦加起来的总值。 这真的是最糟糕的, 它把人类最糟糕的一面展现出来了, 让动物陷入了无尽的痛苦。 它们不仅要遭受自己的痛苦, 也会感受到其他动物们的痛苦, 在这些可怕的工厂化农场里。 动物们的痛苦 不仅来自我们对肉类的食用, 也来自我们对牛奶日益增长的需求。 奶牛的产奶量不得不越来越高, 在60年代平均一头奶牛 一年的产奶量是1500升, 现在这个数字已经飙升到10,000升甚至更多。 我身边有很多素食朋友, 他们会食用乳制品, 并且相信 这样一个错误的观点, 那就是乳制品是良性的动物产品, 牛奶与任何伤害都无关。 因为他们想当然地认为, 只要奶牛开始产奶,她就会一直产下去。 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奶牛并不会产出适量的奶, 除非它们已经怀孕了。 母牛与人类一样 有九个月的妊娠期, 它们会怀孕九个月然后产崽。 在这之后24小时,最多72个小时 牛犊就会被从母牛身边带走, 因为需要它们来产奶。 这是个糟糕的行业, 一杯牛奶所能带来的痛苦 比其他任何事情都要多。 牛犊们会一直叫!一直叫! 而母牛也会一直在找它们的孩子! 母牛会经常为自己的孩子们 哀悼数日或数周, 它们想念自己的幼崽。 牛犊也会想念它们的母亲, 这真的很让人心碎。 在工厂化农场里, 一直都会有牛犊陆续出生, 但它们并没有什么用, 很快就会被用作其他用途。 假设一头母牛能活四年, 那么她会产下四头牛犊, 粗略地按概率来算,有两头是公的, 另外两头是母的, 这两头公牛在乳制品行业并没有什么用处, 它们会在出生后一天两天或三天内 被拍卖掉, 而你只需要一头母牛犊来替代母牛。 所以四头牛犊中,有三头在它们出生后不久 都将流向屠宰场。 我们深知伤害刚刚产下婴儿的母亲, 伤害照顾这些婴儿 养育这些婴儿的母亲, 已经违反了 人类本身的同情心和善良心。 所以在我们食用动物食品, 食用乳制品时,这就是我们在做的: 我们付钱让人去使这些动物怀孕, 然后偷走它们的孩子,它们的乳汁,再把它们杀死。 我总是跟人们说,尤其是女性,想象一下 如果你已经怀孕, 你的乳房也开始准备分泌乳汁, 但这时有人带走了你的孩子, 然后还有其他的动物来把你的乳汁拿走。 对于人类来说这几乎是无法想象的, 但这正是许多动物所经历的。 有些人认为羊奶比牛奶好, 但山羊也是鲜活的生命。 它的乳汁不是为了供人类食用而产的, 而是为了山羊幼崽所产的, 这才是乳汁该有的用途。 人们想知道,动物 包括农场动物在内是否有情感。 科学研究告诉我们,它们是有情感的。 如果人们阅读并理解了 查尔斯·达尔文的进化论, 就会知道,他说过物种之间的差异是灰色的, 而不是非黑即白的。 所以如果我们有什么, 它们也会有,它们只是其他的一种动物而已。 科学告诉我们,很多动物 包括农场动物, 它们有着非常丰富和深刻的情感生活。 最重要的是,这些农场动物 当你把它们当作个体与它们熟识后, 就会发现它们真是太棒了! 没有什么比听到马的踢踏声, 在你走向前它很开心见到你时更棒的了! 奶牛在广阔的草地上咀嚼着草料, 再呼出甜美的气息。 还有猪,其实猪和狗一样聪明, 甚至比大多数狗都要聪明。 在我还是个小女孩时, 我想拥有一小队猪, 训练它们去马戏团表演。 当然,现在我知道马戏团很糟糕, 但在我小时候看来 猪是非常厉害的。 人们想当然地认为牛是愚蠢的 无知的,它们行动缓慢, 只是在一直不停地吃草。 但事实并非如此,牛有自己的社区,有自己的社会结构。 它们会彼此照顾, 会为失去所爱的人而悲伤, 它们有着与人类相同的社区, 只是长的不一样,仅仅如此。 这是唯一的差别,它们只是长的不一样。 我们不会说它们的语言,这是唯一的差别。 我们知道,比如说鸡会表露同情心, 它们会感受其他同伴的痛苦, 我们知道牛和猪都非常聪明, 它们会想念彼此喜爱朋友的陪伴, 牛和猪的智力超群, 它们能完成很多复杂的任务。 所以我想说,那些被我们所食用的动物 是非常聪明的,也是有情感的。 我们所食用的不是什么,而是谁, 餐盘或餐叉上的动物。 并不是烹饪用于晚餐的什么, 而是谁。 因为我们在使用谁这个词时,我们指的是 拥有强烈的内心生活和主观生活的动物。 比如说当猪牛猫狗 和狼在一起玩耍时,明显能够看到 它们是很享受的,它们能感觉到快乐, 它们会非常兴奋, 也会感觉到很多乐趣, 动物是同类的生物,是有感情的生物。 如果它们生活条件不错,你就可以发现这一点。 看着它们,我可以看得出来,并且我会说: “看,孩子,如果动物感到开心,它们也会笑, 动物看到我们这样对待它们的孩子,也会感到悲伤。” 没有任何动物会自愿跑到卡车上, 在屠宰行业,我这辈子都没有看到过。 所以,我们通常都是通过暴力将它们赶出养殖棚, 然后再赶到车上。 然后运到屠夫或屠宰场。 并且,你得想一下:这些是卡车…… 现在,最拥挤的条件下,可达到100多头。 这是一种充满压力、恐惧的状况。 你可以发现,有的动物开始站不稳了…… 或者,它们的眼睛…… 显示出纯粹的恐惧。 电牛棒、电击设备、棍子; 猪被抓着耳朵拽走, 公牛会被踢蛋蛋,让它们走起来,
而母牛就会被踢打肚皮下面, 公牛的鼻环 – 如果有的话 – 如果公牛很重,就会扭动鼻环, 并且旋转180度,驱赶公牛走。 并且,全程都会很痛,就没有不痛的时候。 巨大的痛苦。 你没有办法用其他的方式,完全不可能的! 你无法想象,有那么多的牲畜…… 并且,你要…… 如果你要劝说它们到卡车上去,或者到屠宰台上去, 是完全行不通的,只能采取暴力。彻底的暴力! 大家都知道 在我们想要吃肉时,动物就得丧命, 但很少有人想要知道 屠宰场里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 屠宰场之所以不欢迎访客 是有原因的。 在大型的工业化屠宰场里, 猪通常都是被机器给电晕的。 当电穿过大脑时就会诱发癫痫发作, 继而丧失意识。 小型屠宰场里,一般情况下 电击都是由人手动操作的, 之后再把它们吊到传送带上割喉杀死。 猪的屠宰即使对人来说也非常艰难, 因为动物在尖叫,它们会好无休止地尖叫。 我曾经说,这听起来就像孩子在尖叫。 孩子为什么尖叫?因为害怕。动物在这方面也一样。 气室是大型肉类工厂的标准做法。 猪被赶到缆车里,再被放到下方的气室, 气室里放满了二氧化碳和空气混合物, 让它们陷入昏迷状态, 二氧化碳昏迷是相对便宜的方法。 其优点是,相比其他气体昏迷方法, 它可以一次昏迷几头动物。 你无需到将一群动物进行分批。 但是,二氧化碳昏迷的缺点也很明显…… 那就是,动物会…… 在15-20秒非常长的时间内窒息。 它们会明显感到无法呼吸 动物通常都会往上爬,你会听到它们尖叫。 一旦猪被电晕, 它们的喉咙就要立刻被割开, 否则的话它们就会醒来, 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掉入滚烫的大汽锅里。 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因为整个流程太快了,难免会有疏漏。 对于屠宰速度,我们必须注意到…… 其速度是750头猪每小时…… 给猪放血的人,也就是所谓的刀手, 只有大约5秒钟将刀插入猪的脖子。 在这个时间内,他得抓住猪, 通过猪前腿把它拉到位, 他得把刀从刀架中取出, 并且,这个时候5秒钟基本已经快用完。 这意味着,他没有机会…… 去修正不当的放血操作…… 如果他认为他没有刺到主动脉…… 或者他刺偏了的话。 这意味着,这肯定会存在问题…… 关于放血效率的问题。 我见过没有正确放血的动物是怎么样的。 猪会逃避滚烫的开水,或跳起想逃出来。 屠宰人员走过去, 并且使用铁棍将其打晕。 这种事情经常遇到,并且都很正常。 所有猪都要面临这样的命运, 有机农场饲养的也不例外。 在被切割成块后,这些动物终于经历了 这个产业所带给它们的所有痛苦。 鸡都是完全自动化处理的, 速度非常快, 平均下来每小时能处理10,000只鸡, 包括电晕、宰杀、清洗和切块。 在现代化的屠宰场里, 欧洲最大的家禽屠宰场位于德国, 每小时能处理多达27,000只鸡, 每天能达到432,000只。 牛的屠宰往往是从一把击晕枪开始的, 这也是几十年来的标准做法。 牛沿着斜槽被赶到一个狭窄的箱子里, 并不是所有的牛都自愿赴死的。 在击晕栏中,屠宰员会用所谓的电击枪对牛进行击晕。 电击会贯穿牛的头颅…… 并且,将大脑部分损坏。 牛通常会瞬间奔溃…… 并且在一定时间内昏迷不醒。 但是,如果电击位置偏差,就会出现问题。 如果击晕操作不正确的话, 或者动物在最后时间移动了头部的话, 就会出现击晕偏差, 动物仅仅短时间被击晕,或者根本就没有被击晕。 就动物福利方面来说,
这至关重要。因为第二枪 是不可避免的,并且通常也起不到作用…… 因为颅骨已经打开了…… 所以,现在无法产生第一枪所产生的颅内压力。 并且我觉得真的很难有效击晕动物, 为什么不让人们、消费者们看到屠宰场里面的情况呢? 如果真的理直气壮,那么为什么呢? 奶酪制造过程不会让人惨不忍睹。
蛋糕店展示现在也非常常见了。 但是,没有一个国家会开放展示屠宰场的。 旁观者可能会跪下来…… 因为实在太残忍了。 因为这是纯粹的暴力。 牛击晕偏差率会达到9%,猪可能达到12.5%。 实际上,当你达到极限时,
你要么继续下去,要么停止。 我们不得不杀掉那些已经运到门口的牛和牛犊。 我本来要击晕它,然后它的眼睛留下了泪水。 然后我就朝着天放了一枪。 我说,就这样了,我去找我老板,
把电击枪交给他。 然后告诉他,我不干了。
他应该把我的文件发给我。 我只是一个受人雇佣的杀手, 所有喜欢吃肉的人们的雇佣兵, 我拿钱,作为交换,我杀掉这些动物。 但我意识到这一点,我辞职了。 全球每年屠宰的动物数量达到650亿。 等于每秒钟2000多的数量。 人是一种极其矛盾的生物, 尤为矛盾的是 我们与动物的关系。 我们喜爱宠物,但同时 我们也能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动物被杀 而不会有任何同情心。 梅兰妮·乔艾博士把这种现象称为肉食主义 这种思想让我们在脑海里 把动物进行了分类, 有些动物是我们所爱的,比如说狗和猫是我们的亲密伙伴, 我们的家人和我们的朋友, 而其他的动物是供我们食用的。 肉食主义教导我们,要把动物看作是物体。 我们学会了将餐盘上的火鸡 称为某个东西,而不是某个生命。 肉食主义也教导我们,要将动物看作抽象的食物, 它们没有自己的个性或品格。 只要简单地把它们看作一个群体的抽象成员, 一个我们可以做了一般假设的群体, 猪就是猪,所有的猪都是一样的。 乔艾博士认为,肉食主义是这样一种信仰系统, 它让我们忽略了 食用动物背后的 暴力和残忍。 我们抵制、拒绝并忽略了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内心, 在面对被我们分类为可食用的动物时, 选择食用某种动物 和让另一种动物成为宠物,这就是某些人所说的物种主义。 这是一种 种群歧视,一种偏袒主义, 也是遵从某种特定文化的结果。 我们需要做的就是, 建设一种基于同情心的文化与传统, 生存的最高形式。 最大的价值就是富有同情心, 在有了同情心后,我们就会获得最大的福祉, 毕竟整个世界的财富来自于福祉。 这指的并不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金钱, 而是所有生命体共同享有的福祉。 我认为,在我们承认人类 并不是唯一拥有情感、 思想和感受的物种时,等我们意识到自己 属于动物王国的一部分时, 我们对待所有动物的方式 就会与我们对待彼此一样了。 只有当我们尊重其他生命, 为它们着想和担忧时, 我们才能想象一个 比现在更加和平的世界。 我们将迈入这样一个时代, 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在寻求生活的解放。 从摒弃客观化的角度出发, 这种观点认为地球是没有生命的, 我们的存在也只是客观性的, 我们要增强主观性, 相互联系的主观性。 没有哪一种生命要比其他任何生命更加轻微, 人类绝对不是 自己余生的唯一主宰者, 我们只是生活这张大网里的一部分。 之所以很多人没有改变他们自己的行为 原因在于,他们会觉得这有什么用呢? 我只是一个个人,我所做的 并不能创造什么不同, 而且如有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并不会有什么不同。 但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开始意识到 问题的所在和自己应该要做的。 千万不要认为一个人就不能创造不同。 我们总是习惯于寻找带领我们的领导, 比如马丁路德金或者圣雄甘地, 但他们也只是一个人, 他们没有注定要成为领导。 实际上,他们是非常谦逊的人, 只是当时的历史背景 把他们推向了前方。 当我们想要寻找领导时, 不如回家照镜子看看自己, 因为每个人都能够创造不同。 而且我们能做到, 只要理性地做一个决定, 那就是:我们将要在我们的生命中有所作为。 我们在地球上生存的时间并不长,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 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创造不同。 对我来说,始终需要强调的一点是, 我们,作为一名成年人,是所有人的榜样。 我们无法控制这个职能,我们不能说我不想做榜样。 相反,我们被别人当作榜样,或者是孩子, 或者是亲戚,或者同事或朋友。 并且,我相信,我们既然被当作榜样…… 那么我们就应该努力去做好。 每个人都能创造不同, 因为我们每天都至少要吃两到三餐, 每一次有意识的饮食行为, 知道它所带来的后果是什么, 知道自己所吃的是什么, 都能够改变世界。 我能带给大家的一个最重要的信息是: 所有观看这部影片的观众都要记住: 你们能够创造不同, 你们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能够创造不同! 你们每天所做的,正在影响着 这个世界每天所发生的。 你们的生命很重要,你也很重要, 所以请勿虚度生命。


What You Eat Matters - 2018 Documentary H.O.P.E.


All credits go to PLANT BASED NEWS